荣阿八

吃的杂 萌的杂 雷点高 常逆天下人民

©荣阿八
Powered by LOFTER
 

偷情节

他们都不是我的

只有ooc和短小是我的

我好难过

#怂怂们都有一颗把屎当糖的心#

这是由bug组成的脑洞!慎!!
这是由bug组成的脑洞!慎!!
这是由bug组成的脑洞!慎!!




林新生日当夜,王聪家灯火通明。

林新抱着可可赖在沙发上刷微博,看着各种生日祝福笑的一脸褶儿,真是越看越可爱啊x

回了几个前辈朋友的艾特和微信,觉得自己这十八线小明星当真是有人缘儿,啧,连lol圈儿大神都带玩儿,这小日子过得真不错。

林新原本今天该在剧组拍戏,但导演体谅他辛苦,加上重头戏已经撂停,特赦他两日大假。

王姓公子功不可没。

王可可仰头看了看她干爹,打了个舒爽的呵欠,从怀里蹦出来,回窝享受周公入梦的大礼。

林新待到怀里凉了才惊觉这时候有点儿晚,回头寻摸本该在方圆两米之内的孩儿他爹。

“王聪!你搁哪儿呐?”

“王聪!?”

“……你,你他妈再不出来,我就喊啦!”

这大晚上一惊一乍,腿儿有点儿软。

不,我才不是害怕。

我只是担心他眼神儿不好迷路。

你知道的,王家是可以迷路的。

不许不信。【是,少奶奶】

“狗砸,你这算想起我啦。”斜刺里杀出个响儿来。

“卧槽wsc你他妈要死啊!!?”

“来,不哭,爸爸抱。”王聪伸手来拉林新。

“滚你妈逼。”但口嫌体正直地还是随着王聪站了起来。

“那爸爸请你吃大蕉蕉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
“本帅比生日啊,老王你不是忘了吧?”离婚!马上离婚!

“今儿可是偷情节啊,多适合咱俩。你叫那么大声,这偷情偷的可不就不专业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一会儿你爱怎么叫怎么叫,爸爸绝不拦你。”

“////”


进了卧室,磕磕绊绊衣服也脱了一地。

王聪一个前倾把林新压在了床上,一手将林新双手虚按着床垫上,一手抚上胸口。越过红嫩的凸起,拨弄出几个颤抖,也不恋战,一路向下,磨蹭几下没什么肌肉块儿的腰腹,摸上一双大长腿。

“王聪…你……哈…”

“别着急啊,咱这偷情啊,得慢慢儿来,你说说我撇下那么多王夫人来陪你,这事前福利得给足了吧?”

“你…敢不敢快点儿?”

“得嘞。”说罢一个使劲儿搬起两条长腿搭在腰上,伸手够了盒凡士林。

“林狗听说这凡士林能催生毛发哎,你看看你这儿,咋就没见长呢?”就着润滑,把手指向里推,缓缓地抽/插起来。

“操小王你…你是想在里…边儿迷路吗?…啊!”

“……再说就软了,那可没人伺候你啦。”撤出手指提枪上阵。

“…唔嗯…啊……”作势一双腿就自然地缠上了腰。

然后,春宵似春梦。

第二天,为了秉承避嫌的原则,以及偷情节的一夜享乐,所以怂爹妈就决定不给怂怂们发糖了。

但怂怂们都知道他们有了怎样肆意而粉红的夜晚。

而且怂怂们更知道,少奶奶和少爷过得不是偷情节,而是披着偷情外衣的虐可可节。

所以王可可机智的先去睡觉了。